故宫博物院的零废弃探索

2022.03.15

文旅产业是促进全球增长和就业的主要经济领域之一。根据世界旅游组织在2019年的数据,全球旅游相关产品营业额至少等于石油出口、食品或汽车。然而,文旅产业的增长也伴随着环境影响的增加。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显示,全球文旅产业到2050年的固体废物处理量预计将在现有基础上增加251%。由于旅游活动的季节性和观众的随机性,各国的文旅行业必须面对比其他行业更复杂的废弃物管理挑战。

2017年开始,我国开始密集发布垃圾分类相关政策,并确定由北京、天津、上海等46个重点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分类政策。2021年,文化和旅游部将中国旅游日主题确定为“绿色发展,美好生活”,首次明确提出文旅产业与生态环保理念的融合。

作为世界文化遗产、国家一级博物院,全年观众接待量可超过2000万人次的故宫博物院是中国文旅行业里的风向标。2020年1月,故宫博物院与其合作伙伴万科公益基金会共同发起了“故宫零废弃”垃圾分类项目并成立“故宫零废弃执行委员会”,在如何实现博物院零废弃方面做出有益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本刊记者对“故宫零废弃”项目进行了实地采访与研究,并对该项目建立的精细化废物管理经验进行了三个方面的总结与分析。


推进内部零废弃改革   落实“零废弃办公”

故宫博物院的零废弃行动始于对“零废弃办公”的推进,即对内实行改革。据了解,故宫博物院有各类工作人员3000余名,其中三分之二常年在故宫内就餐,因此,除推行无纸化办公、停止会议瓶装水供应等措施外,故宫博物院将减少来自食堂的厨余垃圾视作重要着手点。为让节约理念在内部运营管理中实现常态化、规范化、科学化,故宫博物院成立了食堂节约工作小组,并采取了多角度的管理措施:

其一是对食材制作环节进行科学化、精细化管理,包括改善餐食口感以减少剩菜;制定采购计划,在保证供餐的基础上尽量减少库存;对食堂剩菜、剩饭进行统计记录,根据大数据分析逐步堵塞管理漏洞等。

其二是调整餐食供应模式,如为职工发放可长期使用的餐盒,降低一次性用品的使用量;减少套餐备餐量,推出半份菜、半份主食等购餐选择,提高职工按需购餐意识,以达到减少剩菜剩饭目标。

其三是集中处理厨余垃圾,统一送往资源回收中心,推进资源化利用。

其四是通过故宫博物院内部管理系统发布各项节约措施要求,定期举办“光盘行动”等内部倡导活动,并配套相应的奖惩措施。

“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在零废弃氛围中逐渐提升环保意识,并对我们长期持续开展的零废弃相关工作投入了越来越高的热情,甚至表现出了非常强的自主性和能动力。”故宫博物院副院长闫宏斌在“故宫零废弃”项目两周年总结会上谈到,员工的认识提升将成为故宫后期继续开展更深入、受众更广泛的零废弃工作的基石。


优化垃圾分类基础设施   改良“零废弃垃圾桶”

据故宫博物院行政处处长赵怀军介绍,“故宫零废弃”项目启动之前,故宫博物院每年的垃圾产生量约为 6000 多吨。由于故宫没有宽阔、高存储量的场地,在这种条件下,故宫博物院早期进行后端垃圾分类时,仅清运车就需要每天前往南北垃圾站3~4次,操作压力较大。零废弃理念同时与“人”和“物”两个主体相关,因此,要提升废物回收效率、最大限度减少生态影响,研究人与环境之间的互动,并从基础设施的设计层面着手引导观众进行前置环节的垃圾减量与分类就变得十分关键。


在这方面,“故宫零废弃”项目的核心做法是基于数据重新设计和布置博物院内的垃圾桶。在分类垃圾桶及相关清运工具的设计上,项目组委托专业产品设计团队对故宫博物院的垃圾回收系统及不同类型垃圾的比例进行了完整调研,结合环境、管理、保洁、观众、维修、安保与搬移等不同需求,设计出了一款配套五种不同容量内胆和把手结构的分类垃圾桶。

在垃圾桶的点位设置上,项目组则邀请清华大学相关团队针对故宫博物院观众的参观行为进行了详细的环境行为学数据收集与分析,包括参观时空分布特征、重要区域及路径、主要参观路线、空间使用功能等。以此作为技术依据,故宫博物院不但对垃圾桶的原有布局进行了位置上的优化,大大提升分类效率,同时还将垃圾桶数量由原来的310个减少到110个,降幅达到2/3,提升观众的视觉感受。

在加大垃圾分类力度的同时减少垃圾桶总量,这一策略的基础是近年来公民素质的不断提升。“过去故宫会在观众目所能及的地方提供足够的垃圾桶,因为从众心理,很多人有跟着别人随便扔垃圾的情况。”赵怀军表示,随着公众环境意识的提升,自2020年开始,故宫博物院的管理思路有所调整,“现在的110个分类垃圾桶基本都放置在不影响景观的地方。我们希望给观众一个感受,就是没有垃圾桶的景色才是最好的。”

“环境对人们的行为有引导作用。”参与项目调研环节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庄惟敏对此也表示,更新的大数据和装置为未来加深环境与行为模式之间的良性互动提供了更多可能性,通过科学的研究方式,“故宫零废弃”项目最终可以从垃圾减量进阶到真正的零废弃。


发挥文化影响力优势   促进“零废弃游览”

对于文旅产业而言,推行零废弃的最大难点在观众行为的不可控。观众并不总能意识到特定区域的废物管理模式如何运作,而他们在垃圾分类上的低效往往是固体废物量增加的重要原因。“在故宫推行零废弃和社区、学校等场景差异很大。例如,社区主要靠居民的自组织和社区营造,让相对稳定的居民来做监督员和垃圾分类的推动者,也比较容易形成志愿者骨干。”万科公益基金会“故宫零废弃”项目经理段凌霜介绍,“但故宫的观众每天都不同且来自各个城市,对垃圾分类的认识也都不相同。上海、北京的观众可能已经受到相关政策影响,更容易进行分类,而不同城市的细化分类标准又有差异,在游览的短时间内快速向每一个观众普及故宫的分类标准并不容易,需要不断进行宣传。”

然而,另一方面,文旅产业在影响力方面又具备天然优势,在策略得当的情况下,文旅产业也可以成为废物处理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即能够作为理念传播的平台,更高效地帮助大量观众建立对零废弃理念的意识、促进公众行为的深层改变。

故宫博物院不但拥有六百余年的历史文化资源,而且多年来在IP运营上也有极大的突破与积累,其自身的流量影响力是“故宫零废弃”项目在公共倡导方面的坚实基础。在推行“零废弃办公”并取得阶段性成效后,故宫博物院于2021年开始向“零废弃游览”方向过渡,并同其合作伙伴万科公益基金会合作策划了多项宣传活动。


2021年7月,故宫博物院举行了“故宫零废弃”导游培训宣讲会,开启面向导游群体的倡导工作。故宫博物院院长王旭东志愿开授第一课,希望以团队导游这一重要利益相关方为抓手,对其施加影响力,继而通过导游群体对观众进行宣传,倡导更可持续的生活和旅行方式。此外,“故宫零废弃”项目还面向公众策划推出了一系列创意性的倡导活动,例如,配合2021年的牛年节庆,故宫博物院与韩美林艺术基金会合作,在故宫慈宁宫区域放置了一尊废弃物再生雕塑“福牛辞旧”,该雕塑由来自故宫的3000个矿泉水瓶、2000个矿泉水瓶盖、8000根吸管、500个快餐盒等废弃物制作而成,并在当年成为了故宫的“网红打卡点”。同年,故宫博物院还推出了零废弃环保文创,包括由回收废弃塑料瓶再造而成的建筑彩画系列眼罩、瑞兽手提环保袋等。艺术是带动理念变化最直接的方式,通过将理念元素嵌入文创产品设计,文旅单位可以用公众可接受的方式传递零废弃理念。

“故宫零废弃”项目组近年在箭亭广场设置的“生态堆肥花坛”是另一个反映这一特征的倡导案例。“堆肥等基于节约和生态循环意识的垃圾处理方式自古有之,与故宫的古代文化定位有天然匹配度。” 万科公益基金会秘书长陈一梅表示,“零废弃有很多环境理念跟中国的天人合一传统文化价值观高度一致,我们希望零废弃理念和传统文化元素可以很好地结合在一起,而不是相互排斥。故宫既是古老的、传统的,也是时尚的、面向未来的,既是科学的,也是艺术的,故宫博物院在这方面有很大潜力。”


建立零废弃博物院需要久久为功

零废弃理念的核心是“对废物价值的重新定义”,实现零废弃需要依靠系统整体性的方法,关注的不仅是废物产生后的处置,还包括在废物源头实现减量、避免对已产生废物的填埋和焚烧,以及提升利益相关方的零废弃意识等。“故宫零废弃”项目的成果正是得益于一套符合该理念核心的管理战略。经过近2年时间,截至2021年11月,故宫博物院的垃圾资源化率平均值已达到45%,人均垃圾减量率达到89.2%,每年总碳减排量相当于7719棵树一年吸收的二氧化碳。尽管存在疫情期间人流量减少、餐饮需求降低等外部因素的额外影响,这一数据仍然体现出了项目的显著效果。此外,截至2022年1月,“故宫零废弃”项目已直接带动约3000位故宫工作人员、1100万人次观众、4万名导游加入到共建绿色故宫的行动中。

对于“故宫零废弃”项目的未来计划,项目组将继续对不同利益相关方进行多维度的观念倡导,提升垃圾分类设施的智能化管理与数字化水平,同时多方合作推进更多课题研究,总结和宣传故宫经验,从而发挥强大的示范效应,推动更多文旅单位的实践。

可持续发展理念与文化价值观传播都需要坚持不懈、久久为功,在中国全面奔赴“双碳”目标的背景下,故宫博物院对建设“零废弃博物院”的探索具有多重价值:其不仅提供了一套可以结合文化、旅游与环保理念的文旅零废弃管理范式,激发了国内外观众参与绿色低碳行动的主观能动性,同时也向国际社会展现了应对气候变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所迸发的生命力。期待未来有更多文旅行业的参与者以故宫博物院的实践经验为参考,承自然之道,筑文化永续,向全世界讲述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文化。


信息来源: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